导航

新市民与盘活存量是住房保障的方向
点击数:次  更新时间:2019-10-09 10:29

新闻资讯

 

人均居住面积增长迅速。1978年我国城镇人均住宅建筑面积仅6.7平方米,到1998年已增加近2倍,达到18.66平方米。随着住房商品化全面改革和住房保障工作的全面开展,2017年增加至36.9平方米。近40年间,复合年均增速达到5%左右。

住房配套设施趋于完善。2010年,75.8%的城镇住房同时拥有厨房和厕所,2017年则达到90.7%。而无饮用自来水的家庭比例下降至13.4%,无洗澡设施的家庭比例较2000年下降近一半至28.2%,而80%的家庭也已用上更加节能环保的燃气和电作为燃料。

住房承重类型改进,安全性大幅提升。2000至2010年,砖木结构住房占比已由73.9%下降至30.1%,转变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和混合结构,占比分别为22.8%和40.3%,稳定性和安全性更高。

居住水平的快速提高明显快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在人均住房面积上,印度长期处于10平方米以下的水平,2012年城镇人均住房面积仅9.6平方米。俄罗斯从1992年的16.8平方米增加至2016年的24.6平方米,而达到相同增长我国仅用了6年。在配套设施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2017年我国城镇家庭厕所达到安全管理标准的占比为83.7%,且相比2000年增幅高达184.7%,绝对值和增幅都位于金砖国家首位。另外,在住房中使用达到安全管理标准饮用水的中国家庭占比为91.5%,相比2000年增长41.2%,而南非、俄罗斯占比均为76%,增幅分别仅为19.9%、1.9%。

关注新市民与盘活存量是住房保障未来发展方向

整体来看,我国居民住房短缺的问题已基本得以解决。然而结构上看,特定区域和特定人群的住房问题仍有待解决。尤其是在房价较高,人口净流入的大型和特大型城市中的新市民住房问题需要引起重视。同时通过对现有存量住房的盘活及更新,进一步提升居住品质,既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是住房市场发展的必然方向。

第一,关注新市民群体。新市民群体规模庞大,年轻,受教育程度高,为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做出巨大贡献。目前,政府和学术界尚未对“新市民”进行统一界定。本文将“新市民”界定为在城镇地区居住六个月以上的流动人口,包括跨市流动的城镇户籍居民和农村户籍居民以及市内跨区县流动的农村户籍居民。根据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推算,截至2017年底,我国约有2.04亿新市民,占全国城镇常住人口的25.1%。此外,新市民群体为当地所得税做出巨大贡献,其缴纳个税在总个税中的占比是其收入在总收入占比的1.11倍,本地居民仅为0.95。其创业创新比例显著高于本地居民,新市民个体工商户和设立的私营企业为所在城市创造了近5000万个就业岗位,相当于城市就业人数的11.7%,带动城市就业。

然而,新市民群体住房自有率较低,享受的住房保障少,住房条件差。新市民购买政策性住房的比例为3.4%,低于本地居民家庭的8.3%。且以租赁形式居住的新市民家庭中,租住公租房的比例仅2.1%,远小于本地居民的18.5%。新市民家庭合租比例达18%,合租住房中居住3户及以上的比例高达56.2%。

关注新市民群体的住房问题,帮助其实现扎根城市、安居乐业的梦想,有助于中国社会稳定及经济平稳增长。

第二,盘活更新存量住房,进一步提升居住品质。存量住房规模大,充足的存量住房为发展租房市场,实现“租购并举”提供了必要条件。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2017中国城镇住房空置分析》报告,2017,我国城镇家庭住房拥有率为90.2%,多套房拥有率为22.1%,套户比达到1.18。通过规范与完善租赁市场,降低相关税费,采用租赁补贴的住房保障形式,能有效激活存量住房,化解存量住房风险,降低租房家庭负担,解决城市化发展中的结构性居住难题。

但与此同时,部分存量住房仍有改进的空间。随着新建商品房的增加以及棚户区改造的推进,整体房屋越来越新,但仍然存在48.0% 的家庭住在2000年以前建成的房屋中,对这些住房进行加固、翻新等一系列改造工作非常必要。这不仅能提高居住在老旧小区家庭的获得感,更能够提升城市整体居住品质。

放眼全球,住房保障是各国政府共同面对的重点难点问题。中国所处的特殊阶段,城镇化持续推进及人口快速流动为住房保障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住房市场的复杂变化同时又增加了住房保障工作的难度。只有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才能不断完善住房保障体系,发挥住房保障应有的作用。

电话 短信 联系